• 疫情紅線期復盤:華中數控如何在孤城中“求”出3000臺紅外測溫儀

    發布日期:

    2020-06-29 08:59

    新聞來源:

    華中數控

    字體顯示:

   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    文 |?韓舒淋 劉以秦

    編輯 |?謝麗容


    1月23日傍晚6時,武漢華中數控(300161.SZ)董事長陳吉紅在朋友圈發出了一個求救信息,“萬能的朋友圈,現有一事請求各位支持:我們生產人體紅外測溫儀的原材料已經沒有了。采購的下一批原材料還缺美國ISSI的內存芯片SDRAM/IS42S16160D-6BLI/ISSI/256Mb/BGA 1000只,拜托各位幫我找找國內哪家公司是否有庫存?謝謝?!?/span>


    這條朋友圈發出去四天前,總部位于疫情中心武漢的華中數控,剛剛在1月19日舉行了公司年度工作會議,原本公司接著將進入春節假期。


    1月20日,在鐘南山院士明確人傳人之后,抗擊疫情的形勢陡然嚴峻。一邊是醫護人員奮戰在抗疫一線,另一邊,華中數控這類能夠生產紅外測溫設備的企業,如何抗擊疫情保證生產是另一條戰線。華中數控恰好身處疫情中心武漢,面臨更多困難。


    那條求救信息迅速被接力轉發,傳播廣泛,并得到反饋。當晚19時24分,陳吉紅在該條朋友圈評論說,ISSI公司領導已直接與他們聯系,搞定了1000顆芯片。


    而這并不是當晚唯一搭上的線。陳吉紅在當晚再次在朋友圈評論說,“剛才,有的朋友幫我找到了ISSI的股東、董事、CEO和銷售負責人,代理商……我們非常非常感動!在災難降臨時,我們中國人,萬眾一心!眾志成城!還有什么坎過不去?天佑中華!天佑武漢!”


    朋友圈求助ISSI公司的芯片,是身處疫情中心的華中數控需要解決的困難之一。僅一小時就解決了原料短缺問題,是華中數控在疫情最困難時期,獲得各方援助努力恢復生產的一個縮影。


    應急


    華中數控以研發、生產中高檔機床數控系統為主營業務,同時在電動汽車、工業機器人領域都有布局。涉足對人體的紅外測溫設備,可以追溯到2003年非典期間。


    武漢是國內紅外測溫設備重鎮,技術和產業淵源與華中科技大學密不可分。陳吉紅對《財經》記者說,國內紅外熱像儀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可追溯至上世紀80年代,華中科大當時校內有一個紅外熱像室,黃鐵俠教授任副組長。后來中國許多紅外熱像技術的人才、公司都師出此門。


    2003年,非典暴發。華中數控基于此前這一領域的積累,開始進入人體測溫領域。陳吉紅介紹,當年進口設備售價高達80萬元,而華中數控開發的產品只賣12萬元,當年,發改委緊急立項支持華中數控“遠距離人體測溫紅外熱像儀”產業化項目,完成了“紅外智能體溫檢測系統—HY2005B”產品研發,建成了兩條產能達到年產2000臺人體測溫紅外熱像儀的生產線,以滿足非典防控緊急需求。


    這兩條始自非典期間的產線,在此后歷次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都在發揮作用。2009年甲流、2012年禽流感、2014年埃博拉疫情、2019年內蒙古鼠疫等多次疫情防控戰役中,華中數控的測溫設備都奔赴了抗疫一線,共有2000多臺設備部署在口岸、機場、車站、醫院等場所。


   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這兩條產線再次應急啟動,投入了戰疫一線。


    陳吉紅說,1月19日下午,生產部門緊急動員開始紅外測溫設備的生產。由于在2019年9月國外有埃博拉疫情,因此公司此前還有大約200臺左右的生產物料。從1月20日開始,生產就進入量產階段。


    要重啟生產線,零部件缺一不可。但當時臨近春節假期,上下游產業鏈公司都基本進入休假狀態,而從1月21日開始,訂單需求猛增,物資的供應很快就將成為瓶頸。


    事實上, 在朋友圈求助前,陳吉紅已向校友求助。他說,盤點物料時發現缺少可見光的探頭,??低暟ǘ麻L陳宗年在內創始人團隊三人都畢業于華中科大。因此,陳吉紅當時通過校友會聯系到??低?,迅速解決了可見光探頭的供應。


    首批利用存量物料生產的缺口解決了。但隨著疫情狀況越發嚴峻,需求激增,新的缺口馬上出現。1月26日,陳吉紅再次發布朋友圈求助,這次他列出了所需物料的詳細清單和數量,一共有11種零部件,多以進口芯片為主,并附上了華中數控副總裁、紅外生產線負責人李社林的電話。這一求助信息迅速在電子行業里轉發,李社林的電話當時幾乎被打爆。


    向各方求助尋求物資,是當時華中數控從上至下的常態。華中數控副總裁李社林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春節前,華中數控的紅外測溫儀庫存現貨有約100臺,很難滿足突然暴發的防疫需求。公司所有的高管在各個渠道里發布物料的求助信息。福建冠捷科技公司的老板,臨時跑回工廠,撬開倉庫的門鎖,加急將一批物料送來武漢;一家香港公司,同樣也臨時撬開倉庫,將一批電子元器件送到武漢,前后只花了三天時間?!捌綍r電子元器件的交付周期需要六周?!崩钌缌终f道。


    武漢當地的公司也在努力援助。求助信息發出后,有業內朋友向李社林介紹了武漢一家電子配套商戶有所需的連接件,但店主已經回安徽老家過年。情急之下,李社林在店主微信指引下找到商鋪,撬開柜子拿到了連接件。該店主與李社林至今素未謀面,也沒有索要貨款。


    測溫設備的結構件需要用機床加工,而華中數控自身沒有那么多人員和設備。東湖高新園區一家公司正好可以加工,而正值春節,工人都放假回家,于是這家公司的老板帶著老板娘、兒子、兒媳和少數在武漢的員工自己上陣開數控機床,為華中數控加工結構件。


    有的器件需要從海外進口。華中數控曾從海外訂購一批探頭,通過一個海外快運公司運輸,在2月初抵達廣州海關,但當天恰好是周六。為了讓探頭盡快運到武漢,華中數控通過工信部聯系廣東省防疫指揮部,然后通過廣東省工信廳、廣東省經信委直接聯系快運公司,在周六去海關完成了報關手續,拿到貨物。


    當時武漢已經封城,交通阻隔,如何運到武漢又是一個問題。最終,華中數控一名當地員工購買了抵達鄭州的高鐵票,同時又聯系武漢警方,在高鐵過站武漢停車的幾分鐘,由武漢派出所派人取到了探頭運到工廠。而這名員工到達鄭州之后,又立刻買返程票返回了廣州。


    2月中旬后,武漢當地幾乎只剩下順豐的物流還在運轉,并且只運輸醫療防疫物資,而華中數控生產紅外測溫設備所需的零部件并不在此列。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華中數控通過省證監局聯系順豐董秘溝通,順豐專門下文,要求華中數控所需物料可以當作防疫物資接收。


    人員是另一大困難。李社林在3月中旬接受采訪時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武漢工廠有約700名員工,留在武漢的約200名,到崗的約70名,“很多員工春節前回老家了,留在武漢的大部分員工也因為交通和社區封鎖,無法到崗”。


    作為一家防疫物資生產企業,華中數科有政府部門的復工保障政策,李社林提到,政府開具了50張復工許可證明,但落實到每個員工身上,情況各不相同。車輛通行需要交管部門開具的通行證,出入社區又需要符合屬地管理政策,不是所有的社區都認可復工證明。


    一邊加緊復工,一邊也需要重視疫情防控。李社林說,嚴禁員工工作時長超過10個小時,“基本到晚上7點就強制下班”,每天晚上他都會在微信上提醒員工,“早睡覺,不要一直玩手機?!币咔槠陂g,公司給所有員工預定了盒飯,“如果大家反映口味不好,我們就會馬上換盒飯供應商”。


    每人每天兩個口罩,一天三次消毒。生產車間也做了區隔,盡量避免多個員工在一個生產車間。


    疫情期間,一些員工出來上班后,就回不去了。此前有7名員工都直接住在公司里,睡行軍床,其他同事幫忙從家里帶來了電熱毯。公司里沒有專門洗澡的地方,只能需要時簡單沖洗一下。



    多方努力之下,華中數科總部基地的生產勉力維持,但畢竟身處疫情中心,需要克服的困難太多。陳吉紅回憶,到了2月7日、8日,幾乎什么原料都沒有了。2月9日,運轉了20天的產線第一次休息了一天。


    因此,華中數控也很早開始布局其他生產基地的應急生產。華中數控在佛山、重慶、深圳等地有機器人公司,當地產業鏈較完善,也不及武漢那樣嚴格的封城措施。大年初一,華中數控緊急啟動佛山、重慶生產基地來生產紅外測溫設備。


    子公司在佛山的產業鏈配套能力比較強,從初二開始做一些結構件的總裝調試。此外,由于負責紅外業務的高管恰好回廣東中山老家過年,因此直接被派去佛山進行技術交底,用最短時間找到產業鏈上游做鈑金、零部件加工,武漢總部集中做核心的電路板調試,調試完畢后將模組發給佛山的工廠來總裝。佛山市當地政府也將其視為防疫物資的緊急生產基地,及時提供支持。


    借助于當地較好的產業鏈基礎,初一啟動,10天后佛山、重慶的基地就開始逐步投入量產。此前,武漢總部產線產能是日產7臺左右,而兩個新的生產基地加入后,日產能迅速提高到了100臺左右。


    產能提升之外,技術也在升級。


    在紅外測溫設備應急生產的同時,華中數控也啟動了十多個研發項目。譬如紅外設備的核心部件之一黑體,過去以采購為主,現在也在進行內部研發,以期降低安裝、調試成本。


    華中數控也及時借助外力。疫情期間,小米主動找到華中數控,介紹了其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臉識別算法,看是否有用武之地。試用之后,華中數控發現與產品搭配很好,其識別準確率高,適合實施人體測溫,解決了高溫背景下的測溫誤報問題。小米無償向華中數控提供了這一算法,而華中數控也向小米捐贈了一臺紅外測溫設備,并在4月初向小米致函感謝。


    中國電信是另一家伸出技術援手的公司。華中數控自身研發的數控系統,可以將設備信息上傳至云端來進行分析,而此次紅外測溫設備也進行了類似的技術探索。華中數控將測溫設備的相關數據如使用時間、報警次數等上傳,以后可以進行以大數據為基礎的流行病學調研。而設備本身部署在不同場景,上傳數據可以利用4G卡通訊。為此,華中數控聯系了中國電信,中國電信為華中數控提供了100張4G卡,在湖北省內免費試用,不限流量。


    市場

    此時回溯,疫情以來,2月10日前后是最緊張的。其后隨著佛山、重慶基地產能上來就逐步好轉。3月中旬以來,全國需求下降,形勢就緩過來了。如今隨著各地復工復學,區域庫存重新開始呈現緊張的苗頭。


    生產人員缺口也在恢復。從4月下旬開始,華中數控新員工招工入職已經不存在問題。預計“五一”之后,將可以開始兩班倒進行生產。華中數控主營的數控系統業務,也自3月中旬開始逐步步入正軌。


    迄今為止,華中數控在本次疫情期間共生產了將近3000臺紅外測溫設備,其中包括一小部分海外出口設備。華中數控還捐助了100余臺設備,而捐出去的設備中,捐給成都的一臺格外特殊。


    2月16日,一家成都的機床行業業內公司總經理主動聯系陳吉紅,感動于華中數控身處疫區盡職盡責為控制疫情提供紅外測試儀器,決定與另一家公司老總一同個人捐款,并很快各自匯來了5萬元的捐款。


    收到捐款后,華中數控團隊非常感動,決定將愛心傳遞下去。陳吉紅迅速通過四川省經信廳與成都指揮部聯系,在16日晚找到了成都援鄂醫療隊帶隊的成都大學附屬醫院院長楊進,希望向成都醫療隊捐贈一臺人體測溫紅外熱像儀。2月17日,這臺設備就安裝到了成都醫療隊入住的武漢錦江國際大酒店。在成都醫療隊撤回后,這臺設備也一同回到了成都。


    讓陳吉紅格外感慨的是,他當時曾聯系中國機床工具協會,希望對捐款的兩位業內公司老總善舉進行公開報道,不過這兩位企業家都堅決婉拒,表示這是基本的道義之舉,不必宣傳。


    疫情對紅外測溫設備的需求,使華中數控業績大增。華中數控一季度業績預告顯示,一季度將從上年同期虧損2493.85萬元,到盈利868萬-1368萬元。


    和口罩生產機、呼吸機類似,疫情期間,紅外測溫設備也在吸引新的玩家入局。過往,國內生產紅外熱像儀的公司主要包括高德紅外、浙江大立科技、華中數控、金盾股份等公司,訂單以軍用為主。而如今疫情影響下,??低?、大華股份也開始入局,并推出產品,市場變大的同時,競爭也更激烈。


    隨著疫情趨緩,紅外測溫設備市場還能火熱多久?陳吉紅預測,此次疫情可能會長期持續,需求不會迅速下滑;如果看得更遠,紅外測溫設備可以成為未來智慧城市的組成部分,幫助國家建立防疫體系,進行流行病學調研,還將有用武之地。


    作者為《財經》記者,《財經》記者王鳳對此文亦有貢獻,文章原載2020年5月11日《財經》雜志


    狠狠亚洲婷婷综合色香五月,寂寞难耐的老师BD高清,国产欧美亚洲精品第一页,国产女人与黑人在线播放,亚洲亚洲色爽免费视频